壹玖贰柒(序)

 碎碎念碎碎念:……粉丝破百,粉丝破百……



  壹玖贰柒年腊月,南京。


“你冷不冷?”

“冷。”


    鹅毛般的大雪在高湾公馆门前堆积起来成厚厚的一层,今年的大雪比往年来得要早,导致城里的人都咩有防备,冻得牙齿直打颤。公馆附近的领导职员别墅区都早早把炉子生起了火,穿着件皮毛大衣把手放在嘴巴边呵气。

    

    集市到没有往常热闹,摆摊的小贩都怕大雪先压坏了菜,这防备措施没搞好,别说“瑞雪兆丰年”了,还没等收割这种子都被冻坏啦。凄清孤冷的集市街上也只有电报局火车站邮局这几个点开门,就是怪了里面也没有火炉,看店的老头缩在柜台后边直哆嗦。


    “吱——”


    邮局厚重的大门被一个个子高高的青年推开了门,稀奇事儿,这么冷的天见那青年的穿着也是怪异,一件看上去没多厚的羊毛大衣扣得紧紧地,脑袋上就盖了顶帽子,嘴里还呵着白气。店老头觉得这人八成是刚下火车到南京就受了冻。


    “先生您来寄信哈?”

    “寄点钱给远在台湾的弟弟读书。”


    青年对看店老头笑了笑,拿过一旁的票子写上“金陆佰捌拾也”,从另外一个兜里给老头点钱,正准备转身离开,那老头突然叫住了他。


    “诶先生,您可真好心啊,在南京这儿还想着给台湾那边的弟弟寄钱,您应该是刚来南京没多久吧?那您可得小心啊,这上头刚说,一个外交官员要过来这边啊!”

    “外交官员?那挺好的啊!”

    “先生您是不知道啊,这外交官员他……”那老头说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下来,探头出外边看了一下没有其他人,这才放低声音跟青年说“外边都传,这外交官员,是个叛国者!唉,白了这份工作了啊……“


    这老头嘴里念念有词,一直叫青年路上小心,青年听了之后倒还是楞了一下,随后又笑了笑,才说:”好,谢谢老先生的提醒,我会小心的。“


    出了门后,青年走到火车站旁边的小巷子里,里面有个军人模样的人,那人正把玩着手里的小刀,见到他来之后才把眼帘抬起,没好气的说:“怎么,陈外交官,又被人提醒了啊?”

    “蔡长官,你怎么就不能咒我点好的?”

    “好,陈外交官,您没被人发现吧?”


    陈立农笑了一下,拎起蔡徐坤脚边的箱子就往高湾公馆的方向走,蔡徐坤也收起小刀紧随其后,嘴里还念念有词道:“陈立农你下次可小心点,外边都传你是叛国者……”

    “别说,那老先生刚刚都告诉我了。”

    “那好……你穿着么少你冷不冷?”

    “废话当然冷啊,谁知道南京今年的冬天来得这么早啊!快点走啦,我要冷死了!”

2018-07-24农坤坤农
评论-6 热度-13

评论(6)

热度(13)

©青松如膏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