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贰柒(1)


粉丝破百我就要开点梗了ballball你们好不好呀仙女天使们……




壹玖贰柒年腊月初五,南京

 

“你在干嘛?”

“我说,我在想你。”

 

 

    高湾公馆这一块近年来特别安静,不论是白天还是夜晚都没怎么有人出来。记得高湾公馆刚建好那会,国家还没有叛国者这一说,几个人家的孩子总喜欢跑来高湾公馆这一段玩皮球,因为这地比较空旷,而且大多数领导人都不怎么回这边,也很和蔼,不太反感小孩子过来玩闹。自从叛国者外交官这一说法出来之后,百姓人家都不敢让自己的小孩到这边玩。

 

    陈立农收了收抱在胸前的手,催促着身后的蔡徐坤走快点。本来是陈立农提着的箱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换到了蔡徐坤手里,而箱子的主人还自顾自地走在前头,美名其曰“免费的下手为什么不用”,而蔡徐坤本是为了看管陈立农,假装做了一下反抗之后便认命地领过箱子。

 

    “你倒是轻松,怎么不过来拿你自己的箱子?”

    “我怎么能拿箱子呢?我可是外交官诶!”

 

    蔡徐坤拿他没办法。的确,陈立农是一个外交官员,也就是外边现在传的所谓的“叛国者”,而蔡徐坤不过是上级吩咐下来让他盯着陈立农的一个军官,而陈立农现在备受各领导人瞩目,同时蔡徐坤又是上面看好的人,他不允许这次盯梢有任何的闪失。

 

    陈立农是外交官,又是一个台湾人,经常能跟外面那些洋鬼子打交道。别墅都跟国外的差不多,一幢红楼。蔡徐坤在陈立农身后看着他手指转着钥匙嘴里哼着小曲开门进去,手下意识地拍拍口袋却想起昨天这个人和他见面的时候说他反感烟味强制要求蔡徐坤把烟扔掉,所以蔡徐坤的口袋里只能摸出一个火机。

 

    操,烟瘾犯了。蔡徐坤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打算等陈立农今晚睡着了之后再跑去阳台吸烟。也不知道这家伙有没有瞎捣鼓个什么防烟喷雾,他要是捣鼓出来的话也太过分了。

 

    书房的门落了锁,陈立农找不到钥匙,太久没住进高湾公馆的他一时半会不记得备用钥匙放在了哪里,打算使劲撞开门,结果手一放开倒是吸进了不少灰尘。也难怪,毕竟几年没回来的屋子了,林姨也要照顾儿子就没有过来打扫,门框上积了不少灰尘。

 

    “林姨说备用钥匙在茶几下的柜子里。”

 

    蔡徐坤不懂得陈立农这种莫名其妙的装潢方式,也不是说不好看,而是说……太过于怪异。在他们军区大院里面大多数老军官都没有这样子装潢过,比如说茶几下放柜子,厨房里加书桌,饭桌上还要放书架子。他没有去问陈立农,陈立农也没有跟他说什么。

 

    陈立农废了老半天的劲才把钥匙插进生锈的铁锁中,在此之前他也废了老大的劲才拉开那个破旧的抽屉。

 

    “蔡徐坤我今晚要在书房整理文件,你冲个身,早点睡吧。”

 

    或许是陈立农打破了蔡徐坤今晚吸烟的计划,蔡徐坤全身的力气一下子仿佛被抽走,摆了摆手不耐烦地赶陈立农进书房,然后对着满屋子的灰尘暗自伤神。唉,这灰尘,明天还是叫林姨过来帮着打扫咯——怪不得陈立农今晚不愿意睡觉。

 

    “铃——”

 

    电话铃声划破屋子的宁静,蔡徐坤为了不打扰到陈立农办事立马接起电话,对面人的呼吸不稳定,蔡徐坤凭着军人的直觉断定他是在跑步——很可能是被什么人追杀。蔡徐坤没有马上说话,对面倒先开了口:“陈……立农,快,快离开公馆,我们被人发现了……!”

 

    “啪”的一下蔡徐坤把听筒重重地拍在了电话上,抬头望向书房,眼睛微微眯起,被盖住的地方恰巧是一抹莫名的慌乱,而露出来的部分就像是要把陈立农杀死。“被发现了”四个字一直环绕在蔡徐坤的耳边,而上级所说的“叛国者”一词更是跟刚刚听到的重合了起来,蔡徐坤开始慌了。他盯了这么久的人,终究还是出了错漏。

 

    客厅的灯突然被打开,陈立农脱去了身上的大衣直往炉火这边靠,大概是因为冷。

 

    “蔡徐坤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你。”


2018-07-24坤农农坤
评论-1 热度-21

评论(1)

热度(21)